您好,欢迎来杭州工业设计协会! [个人注册] [企业注册] 帮助中心 | 网站地图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杭州工业设计协会 点击返回首页
会员登陆
用户名 密 码
个人注册 | 企业注册
新闻中心
协会动态
设计资讯
设计在线
通知公告 点击查看更多公告
关于组织参加“浙江省中小微企...
关于举办杭州市优秀工业设计师...
关于开展二〇一七年杭州市工业...
关于开展走近杭州工业设计行业...
关于公布二〇一六年杭州市工业...
联系我们
杭州市工业设计协会
地址:杭州滨江区长江路336号白马湖动漫广场5号楼607室
邮编:310052
电话:0571-87041916
传真:0571-87060789
邮箱:hida20080923@163.com

当前位置:新闻资讯 - 设计在线 - 正文
瑞德:为设计师尊严而拼搏
浏览:1857 次  发表于:2014-4-8

转载自:《设计界》

    作为瑞德年轻的创始人,杭州工业设计协会的会长“老大哥”,李琦的身上看不到任何商业味道,却颇具艺术大家的风范。在他爽朗的谈笑间,还是不乏“兄弟”、“义气”这样的江湖词汇,然而,瑞德并非大口喝酒、大秤分金的水泊梁山,在这里,绿树掩映的办公室,古色古香的咖啡吧,有条不紊的会议,一切都诗意而不张扬。

 

   工业设计这个行业是不是需要“Hero”式的精神领袖?
     我感觉这是企业的一个选择,没有一个必然的对立关系。为什么呢?因为每个企业都会选择一条路径,比如说,有的企业靠某一个创业者或创始人的精神力量来支撑,随着企业的扩张,有些企业会控制一定的规模,但他(创始人)一直以自己对设计的理解,对设计商业的把控以及对设计利润的追逐,带领团队开拓市场。我想这样的企业,创始人个人人格的影响力特别重要;还有一种企业它会注重商业模式、组织内部创新能力、团队的架构以及人才的传承,随着它的扩张,它往往会选择适合自己的商业模式,并以组织创新适应市场。所以说,这都是企业自己的选择。但不管以创始人的人格力量还是组织创新,任何一家设计公司真正要在商业领域获得成功,它都需要影响力。因为在市场这种定价机制里,可以通过影响力赢得市场信任,一张纸值10万是纸,值100 万还是纸,信任的背后往往是让你的价值有机会体现,我觉得这点非常重要的。

 

      那么瑞德通过什么样的方式获得影响力呢?
  对我来说,想通过组织的创新。就像IDU 一样,可能还带有创始人影响力的痕迹,但是真正的IDU 创新是靠组织内部创新。我自己更倾向于组织创新,用适合自己的商业模式完成我们在设计领域的构想,包括自身的定位和市场领地的建立。

 
  现在一直提倡整合创新,它不是一个颠覆性的行为,只是一个改造?
  我感觉目前我们这个行业,工业设计在中国出现颠覆性的设计真的还太少,难。但我们确实要去思考西方的东西。我觉得中国工业设计还是太浮躁,太表现化,因为我们基本上把自己定位在“被认知”的角色,所以需要大量的营销、大量的游说、包装。这是把双刃剑,一旦你把这个做的很抢手,有些时候反而会减弱了自己在设计领域的探索。尽管它可能拥有自己的核心生命力,但这个(营销、游说、包装)在初期还是很重要,慢慢地我想可以适度转变到一些专门化的领域。设计公司在某个领域做出了极致的东西,改变了我们对某些商品的理解,这样的成功和爆发力我想一定会有的。这个时代快到了,当然也有很多设计停留在改抄里面,这也很正常,我们正处于过渡期。如果工业设计不能做到成为真正的变革性的推动力,那么,我想它太不符合国家战略。它已经上升到国家战略的层面,我就觉得不是简单的说把灯做的很有创意,把一个牙签做的很好看,很有味道,把一把椅子做的很舒服,绝对不是这样简单的事情。工业设计是要成为经济转型的力量,它背后的推动力是什么,他一定是大量的在商业这种变革过程中,在新的商业价值产生过程中,工业设计是要贡献出它的力量的。这个说得很容易——整合、把科技和文化结合起来等等,但它并不一定非要有这些元素。现在我也在思考这个问题。但是我相信这绝对不是偶然的,而且这些服务也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服务了,比如说我只是给你做个设计、做个商业定位。它一定有更深层次的服务战略,这也将对这个行业和我们公司提出更高的要求。

      瑞德声称是“为设计师尊严而拼搏”,那在您看来设计师是不是不受尊重?
      这倒不是,我出道以来,很多人都尊重我。和朋友或者企业家在一起,基本上,我认为我是一个很受欢迎的人,也是一个受尊重的行业人士。但是为什么我说“为设计师尊严而拼搏”,我的意思是工业设计师要学会自我价值的实现。在实体公司,不像你看到的简单,像宗庆后等中国老一代的创业者用自己的努力对商业不断的变革和创新完成了自己价值的实现,自我价值靠自己打拼,不是靠别人尊重而得来的。我们工业设计为什么不可以这么做?为什么不通过自己的打拼、创新、变革,通过自己真正的数据、实力、成果来证明你是优秀的,而不是被扶持的呢,而不是简单意义上的被人尊重呢!我认为如何让工业设计师还原出真实的商业价值,这绝对不是靠一两件作品去完成,而是要靠自身的实力去证明。这种证明也不是简简单单的长期合作伙伴关系,是多年的投入、专业知识、能力构架以及商业模式的创新,包括对根本与你无关领域的研究、整合和融入。我觉得我的同行者还是要沉下心,如果你不在这个行业里念十年的经,除非你是绝顶聪明的人,基本上,要在这个行业有足够判断力还是很难的。这个行业有他的特殊性,一不小心会走入陷阱,比如今天早上我们研讨做一个项目论书书写的时候,你已经被暗示了:我所有做的就是为它,好像我做的就是这件事情。其实不是的。所以,往往你在论证的时候,你更多的在做游说,你一再告诉别人:我做的是对的,你相信我好吗。这是我们在做的评估。但真正的评估是很冷静的回到原点:我们为什么做这件事情。


    
      您作为杭州工业设计协会的会长,觉得杭州设计公司面临的产业环境和其他城市的有什么不同?
      目前来看,杭州整个工业设计的氛围非常不错。政府支持力度非常大,整个浙江省推出各种类型的基地,有研究中心、研究所、基地,并以基地的方式吸收人才,推进、补贴行业项目等等。杭州本身作为文化之地,有像浙大、美院这样的活跃学院,这些都是杭州的优势。当然,杭州还是有不足的地方,特别是企业的土壤。因为杭州是个休闲城市,以装备性工业为主。装备以功能、技术为核心价值点,那设计肯定是需要的。但是相对来说,杭州真正大工业设计的建立还需要漫长的过程。阿里巴巴电子商务它是个平台,它会带来大量的交互出现,一个城市某个领域优秀不优秀,除了产业的环境,尤其在我们这个知识性行业,人将决定杭州工业设计处于一个什么样的氛围和高度,是否具有引领性。但是这些人怎么成长,靠产业环境,靠“战场”去打的。所以,杭州好,但是需要时间,加上杭州对人才的补助力度愈来愈大,对项目越来越重视,像“市长杯”,这一届有很大的变化。


    
      您怎么看待杭州工业设计公司之间的竞争和合作关系?
      我觉得我们还是很幸运的,我们很少会碰撞,也许因为杭州的设计公司很少,也有可能杭州的设计公司已经形成几个层面了——有二线的,三线的,有初创的。而且,某种意义上说,杭州的设计公司很团结。目前来说,杭州设计公司的合作并不频繁,但我觉得彼此之间的默契和生意上的平衡,保持的非常的好。另外,一些新兴的设计公司也成长的非常快,也很有斗志。比如今年春节时抱团去“广交会”,像这种抱团以后也会做得务实,更多一点。我们协会每两个月也开协会独立例会,把我们的工作推起来。我们也希望带着真正活跃的中小型设计公司,这样才能创造出创新的环境,企业才能拿出更好的作品。这是一个生态链。


 
      除了工业设计公司间交流,杭州工业设计协会还会做哪些工作呢?
  工作量还是非常大的。首先,大量的项目申报,还有博览会,比如中国工业设计博览会,包括考察、组团进行培训。比如今年协会做了开天辟地的事情:政府出资,在海外进行短期的培训。选了八个人参加,效果非常好。这八个人回来开了很多分享会议,就像把种子撒在杭州设计公司。所以杭州的设计很务实,它不仅仅在做推广、影响力,更多的在人才的培养方面。
  
  从外界的口碑来看,杭州工业设计协会很团结,您怎么看?
  这可能和我的性格有关,我喜欢直来直去,作为会长,我保持两个原则:一不贪小便宜二做事公开透明。有什么问题,没有对错,大声说出来。生活中我们尊重每个兄弟,我们也不排大排小,没有小圈子。我先做到坦诚,自然而然,氛围就会变好。包括我们秘书班子,都很替大家想。我们内部管理系统也很严谨,非常清晰。经济上没有纠葛、做事很坦诚、对事不对人,大家就会很团结。

    
      您作为全国十大杰出设计师之一,个人有没有喜欢的国内设计师?
  国内的设计师,从内心讲,在中国工业设计领域,一个让我惺惺相惜,让我敬仰的,还没有诞生出来。因为,一中国工业设计发展时间比较短,二在中国产业下,能通过作品或者全革命性的创造来证明自己的,的确需要一段时间,需要在足够的物质丰富性前提下,这些优秀的设计师才会诞生出来,包括足够商业伦理的成熟——设计是要被尊重的,如果没有完整的知识产权土壤,怎么来做设计。所以,很多设计师还处在证明自己、展示自己、积蓄自己的时候。当然,老前辈肯定很多,不管浙大还是美院,都有很多优秀的老教授。他们受尊重,但还不是我心目中的英雄,这是两个概念。


  瑞德未来想成为什么样的公司?
  瑞德想成为一个综合性的设计公司。因为我们做工业设计也在做品牌,我们有做自己的商业建筑与空间,我们有自己的实体、自己的制造企业。我们走了一条非常特殊的路,瑞德有自己的品牌,也在不断探索自己的路,不过瑞德会坚持以设计创新为我们的核心点。
  
  瑞德在做他的设计,在打通他的设计店,但是它有自己的方式,能复制吗?
  可以去思考,但完全去复制,很难。因为我们的知识结构不一样,我们企业成长的历程和时段不一样,遇到的机遇不一样,我们都是慢慢积累出自身独有的能力,包括我们评判事物的方式。但是我们一样有自己的瓶颈,比如像嘉兰图、洛可可开分公司,我们不敢迈出去。我很敬佩他们有勇气开分公司,我相信他们内部有很好的激励机制,管理部门的搭建肯定很好。瑞德在不知不觉地走出自己的路,我们的创新可能就是核心母体,我们尽可能渗透出不一样的情况,我们有自己的品牌输出,当然不会做文化性品牌,一定坚持商品性品牌;我们为世界五百强、连锁店、便利店做商业建筑和空间设计,紧跟着,在高速高路服务区里面做相关的建筑与空间设计或商业定位。我们做得很深入,只是希望我们在某一领域是专家。就像中国厨电一样。在厨电行业,中国是当之无愧的缔造者和引领着,瑞德能成为中国厨电的缔造者和引领着,我们就是最伟大的创新者。但这种创新离不开与方太近20年左右的实践与合作。与方太的合作过程中,通过我们的努力,可以不断的挖掘更多的创新的机会和市场价值。我想瑞德就是从这些方面去探索。


  既然瑞德在厨电很专业,为什么只能和方太合作?
  这可能与我的性格有关吧!在厨电领域我积累的经验,都是方太给我的。虽然,我们命名了“方太”,设计了“Fotile”,毕竟是茅忠群(方太总裁)做出了选择,选择比做更重要,他肯定了我的可能性,所以我情感上割裂不下。第二个,在中国还做不到“黑匣子”效益。比如说,这个团队做这个项目,下个团队做那个项目,两个都不会串联,我们现在做不到。中国的整个知识管理结构还不完善,创意产权界定还不清楚,它一定是串在一起的,所以很难分清谁的技术给了谁,对产权保护的界限十分不清楚。况且,我找不到像方太这样对创新有深刻理解,在厨电领域的具有很高的地位,并且对我们高度尊重和认可的企业。再去找这样的企业似乎也没有什么必要。自然而然,也就平和了。当然,也不是说我们就懒惰或者不爱惜对方的合作模型了。我们一样非常努力、积极,对对方一样很挑剔。因为我们需要共同进步。
  
  瑞德未来会不会在其他城市建立分公司?
      瑞德会这样做的,只是现在还没想好。我现在没有把握规模化过程中投入与产出的效应。规模化可能会带来低效率,我设想的是规模化伴随高效率、高度协调性,我们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慢慢在成型,预计2015年会做这个事情,一旦做了,步子会迈的更大,包括海外。

      瑞德有两个自主品牌,作为服务性质的公司,创立自己的品牌是不是是更受尊重的捷径?
  我觉得这样理解。它肯定是证明我们尊严的走法,作为设计公司创立的自主品牌,最终它的商品不是简单的被商业认可,更多是被消费者认可。赢得消费者的心才是设计原本的价值和魅力。从设计行业价值链的角度来说,我们更多地希望创立自己的品牌,积累更丰富的设计经验。设计创新背后有很多陷阱,我们经常遇到设计很好地产品却卖不出去。所以通过自己的品牌面对消费者让我们更冷静、更客观地省视常规的设计商业价值是什么,什么叫做通过自己的努力吸引客户,以设计真正具有价值的产品。这样才能还原设计的商业价值,这是需要慢慢构建的。比如我们孵化了马卡龙数码科技和2平米家具两个项目,才明白网络世界和现实世界有很大差异:网购时人是个怎么样的购物行为和心态状态,网络和现实不同的操作模式。瑞德花800万摸索创立自己的品牌,尽管有很大的风险,但换取了一个成为受人尊重的企业的机会,能否成功,现在没有答案。
  
  瑞德15年中行业的变化,设计公司的变化,个人最大的感触是什么?
  行业的变化,我认为消费者越来越成熟,它驱动企业不得不投资设计,不得不尊重设计,只有这样,商品在市场上才有立锥之地,投资的钱才有回报,企业也知道需要设计了。设计公司的变化,设计公司开始懂市场了,不简简单单只懂技术,他可以和公司对话。设计公司选择的经营模式多元化了——不是单纯地给企业画图,它可以搞礼品定制、可以设计产品建立品牌等。现在行业更灵活、更专业化、更商业化。如果讲社会层面,改变一个不赚钱的行业,需要第三股力量,那就是政府力量。政府把社会环境营造的更有活跃和更多认可度,这对设计行业的推动力是非常大的。人们越来越知道什么是工业设计、工业设计师是干什么的。讲到瑞德的变化,瑞德人的视野更宽,我们眼光看到大设计的概念:一切皆有可能成为设计。瑞德的胸襟更广阔,不仅对人才方面,也在商业模式、作品深度和企业合作的方面。我们坚定一个信念:你做的每件事情必须创造商业价值。所以瑞德这么多年明白:瑞德是一个组织性的设计公司、一个新商业模式探索的设计公司。如果15年来我有什么遗憾,遗憾的是在国家层面没有构建完善的知识产权保护和尊重的商业环境。没有这个,中国不会产生设计的土壤,不会诞生强大的、具有足够影响力的设计师。国家更要有手段创造具有商业“契约”精神的文明的生态环境。其实美国的强大就是商业契约文明的强大。作为第三股力量的政府的角色非常重要。当然,体制改革、转型升级、工业结构性改变也是重点。
   
  瑞德毕业邀请赛除了评选好的作品外,后续还有什么活动?
      我们的初衷想做一些对年轻设计师有鼓励性的事情,我们自己毕业时得到方太和市场的认可,从而走到今天。所以我们就想在毕业时挖掘优秀的人才,给他们一些认可,展现他们综合的素养。我一直想培养领袖级、具有前瞻性、对行业未来有自我创造和自我引领能力的年轻人。做到今日,我们也在思考可不可以把他们的作品转化成产品,今年我们已经和企业在建立平台,企业可以在毕业生的作品中寻找机会,对于相中的作品,我们会和学生商量,是学生自己继续研究还是有偿转让给我们。以后也可以把优秀的作品拍卖,作品本身是有收藏价值的。我们对学生作品进行选择和商业化的可能,以这样的方式购买学生的设计即使是概念设计,这是对设计也是对产权的尊重。

上一条: 不要让“炒辣椒闻不到辣椒味”的神机“走上天台”——设计新“视”界文创沙龙成功举办 返回>>
下一条: 专访杭州斯帕克造型艺术有限公司创始人姚惠良

暂无评论!

首页 | 上页 | 下页 | 尾页 | 转到第
我要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
换一张?
首页 | 关于协会 | 通知公告 | 新闻中心 | 政策文件 | 协会会员 | 知 识 库 | 会刊杂志 | 联系我们 | 返回顶端
Copyright :copyright: 2001-2010 ESP All Rights Reserved.
杭州工业设计协会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 0571-87041916 FAX:0571-87060789 邮编:310052
地址:杭州滨江区长江路336号白马湖动漫广场5号楼607室
邮箱:hida20080923@163.com
浙ICP备05002374号

网监局网监局网监局